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言实笑谈的博客

一杯清茶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··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,生在新中国,长在红旗下,困难时期吃过麦麸,“文革”期间戴过袖标,下乡插队两年六月,进厂学徒工资十八,民兵队任秘书睡觉枕枪,调学校当教员充实提高,组织部纪检委基层支部,老政工二十载干到退休——到如今鬓染霜清风两袖,赤子情爱国心依然鲜红! 本人业余爱好写作和摄影,曾担任《陕西日报》《西安晚报》《中国军工报》《劳动周报》陕西人民广播电台西安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特约通讯员,发表过数百篇小作品,亦曾多次获奖···

网易考拉推荐

唢呐一家人 (美文共赏)  

2011-01-24 13:36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唢呐一家人    (美文共赏) - 言实笑谈 - 言实笑谈的博客

 
        朋友朋友何志铭的儿子结婚,有一个吹唢呐的,惊天动地。因为是女的,人们便都从座位上站起来,不仅听,还朝前看——看吹唢呐的长相、动作,一曲完了,席间顿时掌声雷动,惊叹声啧啧声不断,女唢呐手只好再吹,一口气吹了四五首。
        我小时候摆弄过许多乐器,但水平仅停留在《东方红》一曲歌上,再多的曲子就不会了。可我还是喜欢器乐的,感觉也还算好。这位女子的唢呐声让我惊奇、震撼、激动,甚至热泪盈眶······
        婚礼结束后,我打电话给何志铭,问吹唢呐者何许人也?何志铭是西安电影制片厂的导演,有多部纪录片在央视播出,其中路遥的专题片广受好评。这个人懂民歌、民俗,对陕北说书、唢呐之类如数家珍。他说,吹唢呐的女子叫彩凤,是陕北子洲县李家的姑娘。你如果去陕北,一定要到子洲去看看,中国的唢呐在陕北,陕北的唢呐在子洲。
        我信了何志铭的话,2009年农历八月,驱车去了子洲。彩凤是家中老二。老大叫彩霞,懂得几种乐器,笙吹得尤其好,被部队召为女兵,几年过去,成了部队文工团的骨干。李彩凤的父亲叫李三平,中学毕业后,当了一年民办教师。因为养活不了家小,便转行打工、放羊、种地,有时也下矿井挖煤。在最困难的时候,他想到了学唢呐。经过数年的刻苦学练,终于可以走乡串户,挣点小钱。但真正的发展,还是到了改革开放之后。
        我问,日子还能过得去吧?李三平说,过是肯定能过得去。方圆几百里,我们算是唢呐大户了。儿子带一班,女子带一班,我带一班。现在有四五套房子,几部车,都靠着唢呐活着。我说,我小时候听大人说,吹唢呐的社会地位不高,人称“吹鼓手”或“鬼子”,现在咋样了?
        李三平说,在农村,吹唢呐的社会地位确实不高,红白喜事,和乞丐一起吃饭。冬天在屋檐下演奏,手指蛋蛋都快冻掉了;夏天则在崖畔上,脸晒得一层一层地退皮。说起来也是蛮凄惶的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,现在好多了,社会已经多元化了。时代不同了,生活方式不同了,观念也就不同了。中国民间音乐的传承,就是靠这些人。听说前不久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,唢呐榜上有名,李彩凤一家还上过中央台呢。李家的大儿子、小儿子都吹唢呐;大媳妇、二女婿也是吹唢呐的。小儿子李少飞的媳妇叫满仓,名字虽土人却很漂亮、现代,除了名字,你无法把她看成是乡里姑娘。满仓笑着说,当初少飞追她时,猛唱“老鼠爱大米”。
        李彩凤的母亲高挑个,双眼皮,年轻时是个好女子。说到彩凤母亲,李三平蛮自豪,说:“我主要是挣钱,管家管孩子就全靠她了。她管孩子很有一套。我们的户口现在都落在了子洲城里,应该说,这个家,一半是我扑腾出来的,一半是她调教出来的。”彩凤母亲说:“我们是外来户,怕人家欺负,就生孩子;孩子多了势力大,人家就不敢欺侮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说:“是啊,不仅不敢欺负,而且还蛮敬重呢!”彩凤母亲说:“这都是娃娃们的功劳。我把娃娃们养大了,娃娃们现在都争气了,各人挣的各人吃。我这个人能扛重担,不怕天塌下来。就是有点想大女儿,大女儿一年回来一次,每次走时都哭得泪眼扑簌的。”说到孩子的爸爸,彩凤妈说:“嫁给他的时候,他穷得叮当响,吃了上顿没下顿。”彩凤爸挡住说:“人一来,你尽抖我的老底子。”彩凤妈说:“你那点烂事,除了我,谁还愿意说?”一屋人便又笑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是全家演奏唢呐,小女儿朝霞是学声乐的,不会唢呐,就站在人中间敲锣。十几个人,有大唢呐、小唢呐、长号、短号以及笙箫、锣鼓和其它民乐。前后共演奏两首,一首雄壮一首悲情。其雄壮者,“山奔海立,沙起云行······”;其悲情者,“如水鸣峡,如种出土······”我听后不禁肃然,与米脂人张嗣兴言说,张称唢呐乃陕北人的魂灵。大喜大悲的陕北人,几千年来,戍守边疆,活,自不必说,河山与我同在;死,更是极哀,山河与我同悲!如此之情,非唢呐不能抒也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言实笑谈的文档资料并配图·文:马治权 略有改动
 
唢呐一家人    (美文共赏) - 言实笑谈 - 言实笑谈的博客        唢呐一家人    (美文共赏) - 言实笑谈 - 言实笑谈的博客        唢呐一家人    (美文共赏) - 言实笑谈 - 言实笑谈的博客        唢呐一家人    (美文共赏) - 言实笑谈 - 言实笑谈的博客
 
唢呐一家人    (美文共赏) - 言实笑谈 - 言实笑谈的博客唢呐一家人    (美文共赏) - 言实笑谈 - 言实笑谈的博客  唢呐一家人    (美文共赏) - 言实笑谈 - 言实笑谈的博客  唢呐一家人    (美文共赏) - 言实笑谈 - 言实笑谈的博客  唢呐一家人    (美文共赏) - 言实笑谈 - 言实笑谈的博客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5)| 评论(5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