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言实笑谈的博客

一杯清茶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··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,生在新中国,长在红旗下,困难时期吃过麦麸,“文革”期间戴过袖标,下乡插队两年六月,进厂学徒工资十八,民兵队任秘书睡觉枕枪,调学校当教员充实提高,组织部纪检委基层支部,老政工二十载干到退休——到如今鬓染霜清风两袖,赤子情爱国心依然鲜红! 本人业余爱好写作和摄影,曾担任《陕西日报》《西安晚报》《中国军工报》《劳动周报》陕西人民广播电台西安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特约通讯员,发表过数百篇小作品,亦曾多次获奖···

网易考拉推荐

枕头 (美文共赏)  

2017-12-10 10:12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枕头    (美文共赏) - 言实笑谈 - 言实笑谈的博客

       近些年来近些年来由于经常外出,客榻旅馆成了到他乡的必须。换言之,即经常地在舒服与不舒服之间穿梭。久而久之,对舒服与不舒服居然有了一些新的认识。最典型的比如说枕头,我总觉得我睡觉时的枕头不合适,不是高低不合适就是软硬不合适,以致影响了睡眠时间和睡眠质量。于是乎就调换新的枕头,硬了调换成软的,高的调换成低的,或低的调换成高的,以及把软的调换成硬一点的。调换之初,躺上去无论是头部、颈部还是肩部都会有一种无声的应答:这下可以了。然而,睡了一阵子以后,又觉得不舒服了。于是再度进行高低软硬的调换,调换之后心里说,嗯,终于可以了。
        再比如长途出差。如果是坐卧铺,最畏惧的就是卧铺上的枕头。早些年卧铺上的枕头是荞麦皮芯的,松松垮垮,根本不考虑一个成年人头颅的重量和碾压力。辗转几个回合,枕头里的荞麦皮便被压得分成两个部分。而中间的上下两层布在承担着头颅的重量和高度,这怎么会舒服呢?于是,一是幻想,如果有两个枕头就好了;二是,采取现实措施,把枕头对折增高。这样虽然枕头变短了,却与头型相差无几,枕下去就会舒服一些,尽管有点高,有点硬。但无论怎么说,这只是一个临时的行为,仅一夜而已。
        在异乡进入旅馆或是宾馆,睡觉的枕头,差一点的是两个娇小的木棉枕。这样的枕头高矮倒是够了,但是,棉者,热也,夏天里枕着就像炉子一样,让本来昏沉的脑袋愈加昏沉。当然也有好一点的,是两个充了气的鼓鼓的大枕头。但这也成了一个难题,枕一个偏低,枕两个又太高了。在取舍之间不免有些小小烦躁。有的旅馆大约是老板有过多年旅行的经验,准备了两种不同内容的枕头,一种是木棉的,一种是荞麦皮的。喜欢荞麦皮的可将荞麦皮枕头置于木棉枕头之上,喜欢木棉的反而置之,心中甚喜。即便是离开旅馆时,也有一丝不舍之心,仿佛是无奈惜惜相别。
        但无论是舒服也好,不舒服也罢,它所维持的时间都很短,所以舒服是暂时的,不舒服也是相对的。更重要的是,倘若枕着枕头之人的心态好,即便是枕个转头也可以酣然入睡,所以怨物者不如怨人,责人者不如责己,对人对物都会不错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 言实笑谈的文档资料并配图·文:阿 成   略有改动

枕头    (美文共赏) - 言实笑谈 - 言实笑谈的博客
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6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