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言实笑谈的博客

一杯清茶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··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,生在新中国,长在红旗下,困难时期吃过麦麸,“文革”期间戴过袖标,下乡插队两年六月,进厂学徒工资十八,民兵队任秘书睡觉枕枪,调学校当教员充实提高,组织部纪检委基层支部,老政工二十载干到退休——到如今鬓染霜清风两袖,赤子情爱国心依然鲜红! 本人业余爱好写作和摄影,曾担任《陕西日报》《西安晚报》《中国军工报》《劳动周报》陕西人民广播电台西安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特约通讯员,发表过数百篇小作品,亦曾多次获奖···

网易考拉推荐

春天的味道 (美文共赏)  

2017-04-09 09:21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春天的味道    (美文共赏) - 言实笑谈 - 言实笑谈的博客
 
        春天了春天了,咬一口香椿,你便能品味到春天的味道。
        椿芽并不归属于花之列,但是在苍劲的树枝尖,顶着一撮娇嫩的红色,在明媚的阳光下,薄若蝉翼般的透明,温软的春风吹拂着,像极了一朵花。
        清朝时吃香椿的嫩芽,谓之“吃春”,有迎接新春之意。一夜春雨,那些暗红已绽开在干瘪的枝尖,鲜亮清新。香椿芽啊,有着春天清明的气韵,原本是属于乡村的。
        故乡的庭院前后,总会种上几株香椿树,似乎这是一个村庄或院落的特有标志。香椿树长得极慢,似乎岁月绕它而过。回想昔时早春三月,一场润如酥的细雨后,我便随母亲去采摘香椿芽儿。亲手采摘的才叫一个嫩呢!低处的,采茶般择下枝丫鲜嫩青翠的椿芽,上面还顶着晶亮的露珠儿。高处的,则用一根长竹竿绑上铁丝钩,轻轻旋转,清脆的“啪”一声,椿芽就在咋暖还寒的风中轻轻飘落。
        母亲把椿芽洗净,开水里焯一下,切碎,拌以豆腐,一清二白,煞是可人;加入花椒、食盐姜蒜汁调匀,再滴上小磨香油。啊,悠远的清香,将你从冬藏的晦暗中唤起,春天便弥漫在这恒久的余香里。第一茬嫩芽香气温和婉约,再摘,香味更直白更刺鼻些。细心腌制,待颜色变做墨绿色,香味儿就自然了。
        母亲托人捎来盐搓喷香的椿芽,尝一口,顿时满怀思念。这是母亲清寂生活的一份牵念。古时,“椿萱”代称父母,父亲为“椿庭”,母亲为“萱堂”,人生路上,几番风雨,正是这份温厚的亲情支撑着我们坚强地走下去。
        香椿的香,悠远,恒久。清代才子李渔在《闲情偶寄》中,对香椿推崇备至:“菜能芬人齿颊者,香椿头是也。”
        儿子喜吃香椿水饺。我烫一下椿芽,用刀切碎,加鸡蛋做成馅儿;挽袖擀面皮包之,四指交叠拇指轻轻一挤,肚皮鼓鼓又玲珑秀气的饺子便做成了。少顷,水饺在锅中翻腾涨肚,漂浮在水面,犹如白鸭戏水。盛在盘内,儿子片刻扫光,那一脸的神色,还是意犹未尽。
        因为儿子,爱人便在楼下种了几株小椿树。他格外用心,浇水并施以芝麻饼肥料。椿树芽刚冒红,便扣上一个鸡蛋壳;芽多,扣得鸡蛋壳也多,竟像是满树生蛋;嫩红的椿芽,恬然汲取者精华,在蛋壳里蜷曲生长,形如佛手。我忽地想起一首诗:“知君此去情偏切,堂上椿萱雪满头。”而父爱总是沉默的。
        香椿树的芬芳,在灵魂的深处摇曳着。其实,幸福只是一种感受,有爱的日子,每一天都是美丽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 言实笑谈的文档资料并配图·文:孙丽丽  略有改动

春天的味道    (美文共赏) - 言实笑谈 - 言实笑谈的博客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6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